有野蜂在滴水觀音上振翮

核心提示: 昨夜,我夢到一個人回到故鄉 回到海口,回到府城 回到老鐵橋,回到尚道村 看見沒位停車的村莊 像另一個我 獨自在荒原抑制內心的悲惵 總擔心確權不了 總擔心那些人説那些話 總擔心兄弟鬩於牆…… 還好 醒來,愷風習習 這是異鄉——這是新的故鄉 當年 我穿過椰林的時候 一羣金龜子在飛 我穿過田埂的時候 爺爺奶奶還在採摘絲瓜 我穿過祠堂的時候 有野蜂在滴水觀音上振翮 那清澈的南渡江水 有一生的愛恨糾結 當石榴花綻放 映出鄉親勞作的身影 燕子就輕輕掠過屋

微信圖片_20210513164019

 

有野蜂在滴水觀音上振翮

 

昨夜,我夢到一個人回到故鄉

回到海口,回到府城

回到老鐵橋,回到尚道村

看見沒位停車的村莊

像另一個我

獨自在荒原抑制內心的悲惵

 

總擔心確權不了

總擔心那些人説那些話

總擔心兄弟鬩於牆……

還好

醒來,愷風習習

這是異鄉——這是新的故鄉

 

當年

我穿過椰林的時候

一羣金龜子在飛

我穿過田埂的時候

爺爺奶奶還在採摘絲瓜

我穿過祠堂的時候

 

有野蜂在滴水觀音上振翮

那清澈的南渡江水

有一生的愛恨糾結

當石榴花綻放

映出鄉親勞作的身影

燕子就輕輕掠過屋頂


(攝影、詩:吳再)